【香港今期掌上有爪的动物_老奇认四不像玄机今期】 调查:大学生玩手游为消遣也为“指间社交”

  • 时间:
  • 浏览:0

  近些天,李晓玟在寝室熄灯完后 ,总是对着手机傻笑,轻轻说一声“晚安”才肯闭上眼睛。这个 即使闭上眼,手机游戏(以下简称“手游”)中的虚拟男性角色还是令她魂牵梦绕,她在心里想着:肯可不可以真有就说 1个男大伙该多好。

  李晓玟是四川一所高校2016级本科生,手机里令她“拿得起,放不下”的是一款虚拟恋爱经营手游。

  近日,这款手游在大学生之中悄然流行,加之王者荣耀、荒野行动等手游在大学生中居高不下的热度,手机游戏再次成为大伙关注的焦点。

  1月2日,中国高校传媒联盟面向全国84所高校513名大学生发起调查,结果显示,42.69%的受访大学生偶尔会玩手机游戏,喜欢玩手机游戏的占34.89%,18.13%的受访大学生表示“从没玩过”。此外,35.95%的受访大学生表示日均游戏时间在1小时以下,47.14%的受访大学生选泽1-3小时,选泽5小时以上的占6.19%。

  手机游戏成为一种 社交措施

  李自勇在湖北一所高校读大三,每天玩手游的时间超过3小时。他坦言,大次责玩手游的时间都不 和大伙们一起。

  “现在大伙们出来吃饭,吃完了总是要一起打几局。”在李自勇看来,手机游戏成了当下次责大学生的主要消遣措施和社交平台。“大伙都玩,不玩的人也会跟着一起玩了,不然非要一起话题。”

  在北京上学的李欣也表示,其他人很理解李自勇提到的“游戏社交”。据李欣介绍,她最常玩手游的地点是寝室。寝室熄灯完后 ,肯能第五六天非要早课,几人凑在一起玩几局,有时也会引来隔壁寝室同学加入。但她认为,其他人仅仅是喜欢和室友一起玩的感觉,4其他人的完后 不用会总是玩,不用影响学习和工作。

  福建一所高校的2016级本科生陈艳从去年暑假始于接触手游。“我放暑假回家,哥哥们总是在大伙家组队玩游戏,出于好奇心和无聊,始于融入到打手游圈子里。”陈艳说。组队玩游戏后,她和大伙见面的问候语就变成了“要不用组队玩游戏”,平时也爱吐槽彼此游戏中的种种败绩,增加了不少一起话题。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调查结果显示,在回答“何种因素选泽手机游戏”这个 难题报告 上,选泽“游戏体验”的受访大学生占71.43%,选泽“大伙都不 玩”的占47.62%,选泽“内容新颖”的占45.48%,选泽“身边人推荐”的占41.67%。

  “游戏体验不佳的完后 我会提出其他人的意见,比如游戏中主角服装设计不合时宜、负能量、画面卡顿等。”何佳欣认为其他人是手机游戏资深玩家,但她尤为看重游戏体验。半个多月前,喜欢玩的一款游戏总是出现服务器故障,她毫不犹豫地放弃了这款游戏。而另一款简单的单机游戏拥有流畅简洁的画面,1个月时间她便玩到了三百多关。

  沈阳一所高校的任嘉心透露其他人手机含有近十款游戏,每当刷新了新的纪录后,她都喜欢分享到社交平台之中。她调侃道,组团玩对游戏水平要求比较高,而其他人比较“坑”,统统她更喜欢单机游戏,通过好友排行榜和大伙比较,也是很好的沟通。

  67.14%的受访大学生表示玩手游是为了打发零碎时间

  在沈阳上大学的黄翌豪回忆,其他人读初中时,手机功能还非要现在就说 “强大”,玩游戏非要在电脑上进行,而现在手机上的各类游戏要我 享受更多乐趣。“随时随地,想玩就玩,感觉总是就‘放飞其他人了’。”黄翌豪说,坐地铁、课间、排队的时间都可不可以打开手机玩一会儿。

  韩楠就读的学校占据 城郊,“大伙这里大次责手机在教室时信号都不 太好,玩手机要到走廊去。”她调侃说,为了游戏,大伙都治好了“懒癌”,一到下课都争先恐后地出来。她认为短暂的几分钟就能帮大伙换换脑子、放松心情,这也是手机游戏的魅力。

  每次大伙圈中新的游戏刷屏时,华东师范大学2015级本科生李彤也会在闲暇的完后 玩两把试一试,但她调快就会肯能游戏较为错综复杂,懒得去钻研游戏,要我 浪费时间而卸载游戏。

  法语专业的她平需用读絮状法语文献、著作,看累时,轻松的游戏无疑是最简单放松的措施。在她看来,像贪吃蛇、五子棋等几分钟一局的游戏不用占用不用 时间,可不可以在课间、等车、打饭就说 零碎的时间进行,让其他人不非要无聊。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调查显示,关于“游戏时间”,78.1%的受访大学生表示选泽在零散时间玩手机游戏,夜间会玩手游的占35.95%,白天大段时间和课上时间的分别占18.33%和14.76%。一起,关于“游戏目的”,67.14%的受访大学生表示是为了打发零碎时间。

  在广西大学大一学生覃玮玮看来,玩单机手游是4其他人的狂欢。“在我无聊的完后 ,手游就说 我的‘情人’。暂时有事的完后 ,要我 把它打入‘冷宫’。等我正事解决时,大伙再度相会。”覃玮玮不用沉迷于手机游戏,玩手机游戏更多完后 是为了打发无聊时间与怀旧。

  同样是手游爱好者,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2016级本科生刘淼把打游戏变成了副业。现在,她是1个某直播平台小有名气的主播。肯能游戏操作熟练,等级高,她收获了一百多个订阅者,周一到周四的晚上六点,周五至周日下午是她固定的直播时间。她形容其他人“不直播其他人全身难受。”

  刘淼平时也兼职代打(“兼职代打”占据 游戏中用这个 玩家的账号玩,帮助玩家提高得分)。她常常被外国外国网友称作“大神”,被粉丝“带带飞”,刘淼享受着被人喜欢和崇拜的感觉。“能认识新大伙,也通过代打赚些零花钱。就说 挺好!”刘淼说。

  虚拟世界的满足与现实生活中的争吵

  北京一所高校2015级本科生郑萌萌是一位手机游戏资深玩家。“合适是除了睡觉吃饭上厕所我都不 玩游戏,”郑萌萌纠正道,“不用,上厕所我也玩!”

  前段时间大伙圈里流行的王者荣耀游戏是她的“心头好”,她在该游戏中投入不少:一千多元人民币用于买装备,平均每天玩三小时,曾连续六小时彻夜奋战……和大伙出去逛街,她也放不下手机,沉迷游戏不看路的她有几个差点摔倒。

  在游戏中的付出使学习成绩一般的郑萌萌肯能游戏排名较高和装备完备而有了更多的自信和成就感,她也总是会在游戏对局后被游戏玩家加好友。肯能这个 游戏,她还和就说 的初中同学、高中同学重新建立了联系,更是和初中同学的大伙肯能游戏相识并始于一段恋爱。

  不过遗憾的是,4其他人见面后还是会沉浸在其他人的游戏对局中,互相交流很少,甚至会肯能游戏中彼此的发析出生争吵。郑萌萌说:“他就说 很‘菜’(指游戏玩得不好),单挑还输给我。”

  和郑萌萌相似,在河南一所高校读书的常丰自称是1个不折不扣的“网瘾”少年,他有将近10年的游戏生涯,为游戏一夜无眠是常事。“从小到大就说 喜欢玩游戏。”常丰说。

  沉迷游戏不仅惹父母生气,常丰的女大伙也总是因游戏与他争吵。“我在努力练习‘分身术’,一边玩,一边和她聊天。”

  回顾其他人哪些地方地方年打游戏的经历,常丰表示,现在的他肯能始于准备考研,不再像就说 那样痴迷手游,但心中的热爱是不变的,“游戏一种 是非要错的,我永远记得游戏带给我最单纯的快乐和满足,陪伴着我成长。”

  东北大学的辅导员高歌认为,作为一名大学生,在大学校园中专业学习和综合能力提升是第一要务。在学好专业课的一起,可不可以参与校园活动,加入学生组织,积极锻炼其他人的能力;现今,肯能手机非常便携,原应统统年轻学生沉迷于手机游戏,在课堂上、宿舍里、食堂中,都能看多低头族的身影。高歌建议大学生们,合理安排其他人的时间,分清次责,不用浪费其他人的大好流年。

  闽南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杜春峰认为,上课玩手机肯能不再是1个打游戏寻找乐子的难题报告 ,就说 新科技滋生出的1个病毒,它腐蚀人的灵魂和意志,掏空人的好习惯,损毁人的行为模式。“肯能无聊统统玩游戏,这都不 1个好托词,体会无聊也是大学的一门必修课”杜春峰说。(记者 马宇平)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受访大学生均为化名。广西大学王钰淇对此文亦有贡献)